<dd id="5n6pt"></dd>

  • <rp id="5n6pt"><acronym id="5n6pt"><input id="5n6pt"></input></acronym></rp><s id="5n6pt"><object id="5n6pt"><input id="5n6pt"></input></object></s>

      1. <span id="5n6pt"></span>
          <tbody id="5n6pt"><center id="5n6pt"></center></tbody>
          1. <button id="5n6pt"><acronym id="5n6pt"><u id="5n6pt"></u></acronym></button>
          2. <s id="5n6pt"><object id="5n6pt"><cite id="5n6pt"></cite></object></s>

            1. <dd id="5n6pt"><big id="5n6pt"><video id="5n6pt"></video></big></dd>
            2. <rp id="5n6pt"></rp>

              【能源嚴究院】朱共山:“再窮也不能窮科技”

              時間:2021-11-21 20:59來源: 作者:能源嚴究院 點擊:




              朱共山:“再窮也不能窮科技”(圖1)

              “科技創新方面,協鑫一直堅持的原則就是,再窮不能窮科技?!?/span>協鑫集團董事長朱共山如是說。


              11月20日,朱共山參加了第五屆《清華管理評論》管理創新高峰論壇暨《清華管理評論》創刊10周年慶典,并作了《“雙碳目標”下的綠色低碳創新實踐》的演講。

               


              朱共山:“再窮也不能窮科技”(圖2)



              《清華管理評論》創刊于2011年,是由教育部主管,清華大學主辦,國內頂尖商學院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出版發行。


              朱共山在發言中稱,科技才是真正的“第一能源”。據他透露,自2021年開始,協鑫啟動“鳳凰涅槃”計劃,發展“雙碳經濟”,推出自身的碳中和行動計劃。

               

              協鑫于2006年左右進入光伏行業。彼時,多晶硅產業原材料、技術、市場“三頭在外”,價格最高時更是高達400美元/公斤,中國多晶硅產業被歐美公司“卡脖子”。

               

              后來,協鑫憑借科技創新,在光伏領域原創GCL西門子改良法,成功打破國外壟斷,并推動多晶硅價格降至60美元/公斤,綜合電耗也從200多度電/公斤降到現在的55度電/公斤左右。而憑借GCL西門子改良法,協鑫迅速成長為世界級硅料生產商。

               

              朱共山還指出,要在市場上打勝仗最終還是要靠科技。即便是在疫情期間,以及協鑫轉型升級的“陣痛期”,協鑫都毫不動搖地堅持每年營收3%的科研投入,重點科研項目領域的投入甚至高達20%。


              清華大學經管學院院長白重恩在發言中稱,“雙碳”目標給創新帶來了很多機會,破舊就要立新,立新的過程就會有很多機會。而在碳中和創新方面,中國與發達國家處于相近的起跑線上。

               

              事實上,“雙碳”目標背景下,協鑫集團在硅材料科技創新領域再一次站在了世界前列。2017年,該公司曾斥巨資收購美國清潔能源龍頭企業SunEdison及其附屬企業MEMC等,被授權相關專利1481項,成功研發攻關實現FBR顆粒硅裝備、材料、技術完全國產化。

               


              朱共山:“再窮也不能窮科技”(圖3)



              項新技術可以實現投資成本、占地面積、人工成本等綜合生產成本較傳統工藝下降1/3,綜合電耗下降2/3。每公斤產品電耗最低可降至15度電,生產能力迅速提升至3萬噸/年。


              11月10日,保利協鑫新增2萬噸FBR顆粒硅項目投產,該公司顆粒硅產能已達3萬噸,徐州5.4萬噸顆粒硅產能預計2022年將全部釋放。

               

              8天后,下游廠商上機數控宣布加碼顆粒硅。該公司及其子公司弘元新材料(包頭)有限公司將于2022年1月至2026年12月期間,向保利協鑫子公司江蘇中能采購9.75萬噸棒狀硅及FBR顆粒硅。

               

              而在碳足跡方面,協鑫的FBR顆粒硅分別拿到國內和國外同行業首張權威的鑒定證書,碳足跡表現全球第一。

               

              據了解,FBR顆粒硅目前在工藝流程、裝備成套、工程安裝、物料平衡、構筑物方面實現模塊化,具備標準化、體系化、數字化、模塊化的復制能力,可有效支撐起協鑫快速達到10萬噸、30萬噸的技術與生產能級。


              除了顆粒硅之外,協鑫集團還在高穩定性鈣鈦礦、鈣鈦礦/晶硅疊層太陽能電池、異質結、CCZ高效單晶等新一代光伏技術,大尺寸高效光伏組件智能制造領域已有布局。

               

              而在氫能產業領域,氫能一體化戰略,包括電池材料、充換電、電動交通平臺管理、電池到儲能梯次應用等在內的移動能源新生態,協鑫集團也正步入“現在進行時”。

               

              為了推動創新,協鑫集團形成了自上而下的科技創新體系,擁有2800多名專業化的科創工作團隊,重點項目實行人、財、物一體化配置。

               

              在協鑫集團,新科研項目全部實行公司化、市場化運作,推行了“揭榜掛帥”制、課題制、承包制、入股合伙人制來激發創新動力。


              而通過科技合伙人制、科創專項獎勵資金等,支持“技術派”率先致富,“科技藍領”沿著專業序列拿到最高待遇、最大的發展空間。




              以下是朱共山發言實錄

               

              今天是第五屆《清華管理評論》管理創新高峰論壇,也是《清華管理評論》創刊10周年的慶典。

               

              在此,我也代表全球綠色能源理事會、亞洲光伏產業協會以及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電動汽車與儲能分會、SNEC氫能產業聯盟理事會,向《清華管理評論》創刊10周年表示祝賀.

               

              下面,我就《“雙碳目標”下的綠色低碳創新實踐》與大家分享一些簡單的看法。

               


              01

              “雙碳目標”倒逼企業綠色轉型

               

              習近平主席提出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一年多來,碳達峰、碳中和理念日益深入人心,經濟社會發展正在以全面綠色轉型為引領,以能源綠色低碳發展為關鍵,加快形成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產業結構、生產方式、生活方式、空間格局,生態優先、綠色低碳的高質量發展道路已經成為主流。

               

              綠色低碳轉型是一項堅定不移的國家意志。根據媒體不完全統計,自去年9月22日以來,習主席已經26次在公開場合提出關于碳達峰碳中和的講話或指示。

               

              在近期的中美兩國元首會晤中,習近平主席再次指出,氣候變化完全可以成為中美新的合作亮點。10天前,中國和美國也在第二十六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達成了關于共同應對氣候變化的聯合行動宣言。今年4月的領導人氣候峰會上,中國提出將嚴控煤電項目;今年9月的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中,中國向世界宣布:中國將大力支持發展中國家能源綠色低碳發展,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

               

              中國是“富煤、貧油、少氣”的國家,截至目前依然還是以高碳為主的能源結構,以高碳為主的產業結構,在全球產業鏈分工里,水泥、鋼鐵、石化這些高耗能工業的占比還比較高。

               

              中國同時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意味著,中國將用30年的時間走完西方國家60年的碳中和之路,用歷史上最短的時間完成全球最高的碳排放強度降幅,任務非常艱巨。

               

              但是,習近平主席對此表示,“中國講究言必信、行必果,說了就要做到,做不到就不要說”。大國意志,一諾千金,決定了碳達峰、碳中和勢在必行,也必將如期實現。

               

              在“雙碳目標”背景之下,國家提出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控制化石能源總量,實施可再生能源替代行動,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到2030年風電、光伏發電累計裝機要達到12億千瓦以上”。

               

              同時習主席也明確提出,中國將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在沙漠、戈壁、荒漠地區加快規劃建設大型風電光伏基地項目。10月中下旬,內蒙古、甘肅、青海、寧夏4省區集中組織開工了一批以沙漠、戈壁、荒漠地區為主的大型風電光伏基地項目,第一批裝機容量約1億千瓦項目已開工建設。截至目前,已有56.37GW風光大基地項目宣布開工。

               

              接下來,電力系統將更多地以風電、光伏為主導增量,實現源網荷儲一體化和風光儲氫多能互補,再加上特高壓、智慧電網、移動能源與電動汽車儲能等,構成新的以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為主的電力系統。

               

              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既是挑戰,更是機遇?!笆奈濉睍r期,“雙碳目標”將催生“十大綠色低碳行動”,為綠色低碳產業帶來千萬億級的市場機遇。近期,國家層面關于碳達峰、碳中和頂層設計文件發布以后,國家發改委正式承擔起碳達峰、碳中和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職責,組織有關部門抓緊制定出臺分領域分行業實施方案和支撐保障措施,大力推動重點領域節能降碳,重點強調要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

               

              生態環境部也在全面梳理排查擬建、在建和存量“兩高”項目,對“兩高”項目實行清單管理、分類處置、動態監控,嚴格落實能耗雙控、產能置換、污染物區域消減、煤炭減量替代這幾項要求。

               

              在國家“1+N”政策體系的引領下,能源綠色低碳轉型行動、節能降碳增效行動、工業領域碳達峰行動、城鄉建設碳達峰行動、交通運輸綠色低碳行動、循環經濟助力降碳行動、綠色低碳科技創新行動、碳匯能力鞏固提升行動、綠色低碳全民行動、各地區梯次有序碳達峰行動等“碳達峰十大行動”正在開啟。

               

              據多個機構初步測算,我國實現“雙碳目標”所需投資大約在150萬億到300萬億元人民幣,這意味著未來我國每年將在“雙碳”領域平均投資3.75萬億到7.5萬億元人民幣,大約相當于全年投資的10%左右。

               

              11月8號,中國人民銀行正式推出碳減排支持工具,向金融機構提供資金采取“先貸后借”的直達機制,金融機構向重點領域發放碳減排貸款后,可向央行申請資金支持,鼓勵更多貸款投向碳減排領域和綠色金融領域,讓綠色信貸的增量資金精準支持具有顯著碳減排效應的領域。

               


              02

              科技是真正的“第一能源”


              協鑫集團是一家以風光儲氫、源網荷儲一體化等多種新能源、清潔能源形式為主,天然氣、移動能源、國家級集成電路核心材料等關聯產業協同發展,以領先的綠色低碳零碳科技主導創新發展的民營龍頭企業。連續多年位列全球新能源500強企業前4位,中國企業500強新能源行業首位。

               

              今年是協鑫集團創辦的第31個年頭,一路走來,我們堅持以綠色能源科技驅動企業創新發展,科技興企,走數字賦能、綠色發展之路,聚焦硅材料、碳材料、鋰材料等進行產業鏈科技創新,努力打造“科技協鑫”“數字協鑫”“綠色協鑫”。

               

              在協鑫創業創新的過程中,我們深深地感受到,科技才是真正的“第一能源”。


              協鑫集團在2006年左右剛進入光伏行業時,多晶硅還是原材料、技術、市場“三頭在外”,最高時達到400美元/公斤,協鑫集團依靠科技創新,在光伏領域原創GCL西門子改良法,成功打破國外壟斷,推動多晶硅價格降至60美元/公斤并大面積普及,綜合電耗從200多度電/公斤降到現在的55度電/公斤左右。

               

              在此基礎上,協鑫集團用了十年左右的時間,積極倡導并大力推動光伏上網從高價走向平價,現在正在走向全面平價和低價時代。


              中國光伏也已連續十多年在技術、裝備、規模、市場占有率方面,保持全球領先優勢,與中國高鐵一樣,成為一張亮麗的國家名片。

               

              近年來,協鑫集團連續實現多項光伏科技創新突破。2017年斥巨資收購美國清潔能源龍頭企業SunEdison及其附屬企業MEMC等,被授權相關專利1481項,有效填補國內空白;以自主可控研發攻關實現FBR顆粒硅裝備、材料、技術完全國產化,成功推出顆粒硅硬核科技,可以實現投資成本、占地面積、人工成本等綜合生產成本較傳統工藝下降三分之一,綜合電耗下降三分之二。每公斤產品電耗最低可降至15度電,生產能力迅速提升至3萬噸/年。以關鍵核心技術突破帶動企業升級,化解國家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缺口帶來的一系列制約企業發展的瓶頸問題。

               

              在碳足跡方面,協鑫的顆粒硅分別拿到國內和國外同行業首張權威的鑒定證書,碳足跡表現全球第一。目前,顆粒硅在工藝流程、裝備成套、工程安裝、物料平衡、構筑物方面實現模塊化,具備標準化、體系化、數字化、模塊化的復制能力,可有效支撐起協鑫快速達到10萬噸、30萬噸的技術與生產能級,目前在手訂單超過了70萬噸。

               

              顆粒硅為什么大受歡迎?最主要還是它的碳減排表現,一旦大面積替代普及,可帶動中下游電池、系統及發電成本降低至少30%,光伏發電全生命周期實現碳減排60-80%。

               

              碳中和進程中,技術為魂、創新為本,“低碳/零碳科技”是核心,“碳指標”是檢閱手段,低碳技術將從供給側走向應用端,直接觸達C端,在工業、交通、建筑、ICT等多個領域得到體現。

               

              在“雙碳目標”牽引下,自2021年開始,協鑫啟動“鳳凰涅槃”計劃,依托31年的綠色低碳科技,積極釋放綠色產業優勢,發展“雙碳經濟”,推出自身的碳中和行動計劃,努力打造零碳先鋒企業。

               

              在以硬核科技打造“科技協鑫”的路線圖中,我們始終堅持“應用一批,研發一批,儲備一批”的原則,全面強化知識產權保護,提升技術壁壘,拉長黑科技跑道,以一系列明星拳頭產品打天下、贏市場。

               

              同時以科技革命帶動材料革命,以材料革命帶動制造革命和應用端革命。從源頭開始,帶動產業鏈深度減碳化。除了顆粒硅之外,高穩定性鈣鈦礦、鈣鈦礦/晶硅疊層太陽能電池、異質結、CCZ高效單晶等新一代光伏技術,大尺寸高效光伏組件智能制造,氫能一體化戰略,包括電池材料、充換電、電動交通平臺管理、電池到儲能梯次應用等在內的移動能源新生態等等,都是協鑫科技創新的“現在進行時”。

               

              此外,我們還與國家大基金合作,承擔國家集成電路02專項,在電子級多晶硅、大硅片方面打破壟斷,率先攻克“中國芯”原材料“卡脖子”技術并實現量產。相關公司已經啟動IPO程序,上市在即。

               

              在模式創新方面,協鑫當前也已啟動綠電大基地+零碳產業園一體化的大戰略?!笆奈濉蹦?,我國氫能產業產值將達1萬億元,規劃建設加氫站800座,氫能源汽車數量將達到5-10萬輛。氫氣儲運、管網建設將進一步突破,加油、加氣、加氫、充電四合一的復合型車港將成為常態。

               

              特別是在能耗雙控的硬性約束下,綠氫的規?;瘧糜型淖兾覈哪茉垂┙o結構與工業用能模式。隨著光伏、風電、儲能、電解槽的成本不斷下降,2025年風光儲的平均度電成本有望穩定在1毛5左右,這將推動綠氫制備成本降至每立方1塊錢。到2028年左右,中國光伏低價上網地區或將實現綠氫和灰氫同價;到2030年,綠氫有望在大部分地區逐步替代灰氫;到2050年,我國可再生能源電解氫或將占到氫氣供應的70%以上。

               

              最近,協鑫集團聯合國家電投等大型央企,也在內蒙古打造零碳產業園,利用沙漠、戈壁、荒漠,打造高效率、高可靠性的大規模風光耦合疊加氫能源制備與應用,構建綠電、綠氫、綠色工業一體化的零碳新工業體系。

               

              除了將綠電、綠氫導入零碳產業園之外,也與日本相關研發機構,以及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合作,結合協鑫旗下燃機熱電聯產以及天然氣分布式能源項目的產業優勢,在天然氣管道摻氫、燃機摻氫方面開展專項實驗、應用研究、標準制定工作,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過程,也是一個資源依賴型走向技術依賴型的過程,技術將在其中起到關鍵作用,我們的經濟發展模式最終也將建立在綠色低碳技術體系的基礎上。

               

              科技創新方面,協鑫一直堅持的原則就是,再窮不能窮科技,要在市場上打勝仗最終還是要靠科技。即便是在疫情期間,以及協鑫轉型升級的陣痛期,協鑫都毫不動搖地堅持每年營收3%的科研投入,重點科研項目領域的投入甚至高達20%。

               

              我們有非常完善的集團自上而下的科技創新體系,有2800多名專業化的科創工作團隊,重點項目實行人、財、物一體化配置。圍繞行業、企業需求建有一系列重大科技創新平臺,并且有以發明專利、實用新型專利為核心的知識產權保障體系。

               

              在協鑫,新科研項目全部實行公司化、市場化運作,推行“揭榜掛帥”制、課題制、承包制、入股合伙人制來激發創新動力。通過科技合伙人制、科創專項獎勵資金等,支持“技術派”率先致富,“科技藍領”沿著專業序列拿到最高待遇、最大的發展空間。

               


              03

              每個企業都應拿到

              屬于自己的“低碳通行證”

               

              碳達峰、碳中和跟每個企業、每個人都密不可分。綠色低碳時代,對一個企業來說,最大的競爭力就是碳競爭力。最重要的資產是碳資產,沒有碳指標,就不可能擁有發展權。碳足跡不過關,你將付出高昂的碳稅代價、為碳買單。

               

              碳減排不是一個企業的事情,在社會分工與產業協同體系中,每個企業都處在不同供應鏈中的一環,貫穿供應鏈全過程中的碳數據管理,貫穿產品全生命周期的碳數據管理,決定了每個企業都要以綠色低碳數據驅動生產制造,通過人工智能、數字孿生等技術聯通全局,找到非傳統、高潛力的減碳環節,

               

              拿到屬于自己的“低碳/零碳通行證”,才能在產業鏈中有自己立足之地。

               

              隨著碳交易市場的開放與逐步深入,協鑫集團目前已全面部署碳資產管理,把碳資產作為企業的一項重大資產來進行經營。要求各企業都要控制碳排放、盤活碳資產、善用碳交易、發展碳金融、開發碳中和主題基金,做好“雙碳目標”經濟大文章。

               

              我們首先是全部摸清碳資產的家底,進行碳排放核查、配額增加、減排措施、碳金融研究方面下功夫,并成功嘗試碳資產抵押融資。

               

              在此基礎上,我們根據國家相關要求,進一步編制企業全生產鏈溫室氣體排放清單,對企業全生產鏈、管理運營各環節的碳排放進行識別、排放量計算和持續追蹤,挖掘減排潛力,為碳足跡溯源、碳稅減免而做準備。

               

              各位領導,各位嘉賓,碳達峰、碳中和,很可能是繼改革開放之后,未來40年深刻而全面地影響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大主題之一。以“雙碳”為標志,我們也將進入一個資源循環發展,能源清潔替代革命的零碳新時代。

               

              “雙碳目標”帶來的是理念的顛覆、價值的重估、模式的重塑,產業的重構。很多的綠色低碳新物種、新模式都將出現,并且得到廣泛普及。

               

              除了我前面講到的科技將成為“第一能源”之外,可再生能源發電將是“新煤炭”;動力電池與儲能將是“新石油”;沙漠將變為聚寶盆;經過工業革命300年的掠奪式開采,全球80%以上可工業化利用的礦產資源,已從地下轉移到地上,垃圾將成為“城市礦山”。

               

              各行各業也會在綠色低碳的時代訴求下,以共同觸達終端、生態聯合、場景交互的形式,匯聚在一起,跨界進行綠色能量交換。我們每個人也會擁有碳IP,積蓄“碳幣”、綠色消費也將成為新風尚,從而更好地踐行綠色低碳、簡約環保的生活方式,共同守護藍天碧水,留住美麗鄉愁,為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做出貢獻。


              老师在办公室被躁在线观看_日韩欧美亚洲中文字幕一区二区_欧美video粗暴videos_免费观看美女私人部位大胸的视频